海珠区紫龙桑拿沐足

广州中医药大学第三附属医院系列腐败案被查处,原院长遭“双开”,原书记等10人被立案审查调查据《中国纪检监察报》5月29日报道,去年以来,在广东省纪委监委的指导下,省纪委监委驻省教育厅纪检监察组联合广州市越秀区纪委监委,查处了广州中医药大学第三附属医院系列腐败案。
该院原院长谢华民被开除党籍、开除公职,基建科副科长罗瑞川被开除公职,二人均被移送检察机关审查起诉;原院长陈某某,党委书记、副院长韩某某,原党委副书记、纪委书记江某某,党委副书记、副院长涂某某等10人被立案审查调查。
新院区建设 院领导发财
广州中医药大学第三附属医院(简称“三附院”)是在广州中医药大学江南西骨伤科医院的基础上发展起来的,最初只有几十名医生,病床数也少。2001年,该院和芳村区中医院合并,并选址龙溪大道启动新院区建设。由于资金短缺,新院区建设启动不久就暂停了。
直至2011年,在各方支持下,三附院贷款1.7亿多元,才重新启动新院区建设。2014年以后,三附院又通过向银行贷款的方式,大量采购医疗配套设备。
“一时之间,医院呈现出崭新的面貌,焕发出活力和生机。我们干部职工都认为三附院迎来了前所未有的发展机会。”该院一名职工表示。
然而,有些人却动起了歪心思,嗅到了“发财”的机会。
“2003年7月,因三附院龙溪院区筹建工作需要,引进了有多年工程管理、监理经验的罗瑞川。2004年还只是筹建办工程师的他开始收受基建工程老板张某彬的钱物,从2000元到10万元,从人民币到加币,通通笑纳。”广东省纪委监委驻省教育厅纪检监察组有关负责人介绍。
2012年12月,谢华民就任三附院院长,收到张某彬的约请和8万元“见面礼”。从此一发不可收拾,在基建工程、设备采购、药材采购、人事招聘、干部选拔等方面大肆敛财,先后受贿400多万元。
三附院党委书记韩某某与张某彬来往也颇多,不仅将自家房屋装修工程委托给张某彬,还让张某彬多次为其私人宴请买单。
纪委书记江某某本应把好执纪监督关,却执纪违纪,多次接受张某彬、石材供应商洪某等人的宴请,并收受洪某钱物。
副院长涂某某将张某彬当作自己的私人“账房”,多次拿餐费发票到张某彬处报销,连回老家时都不忘让其帮忙准备贵重礼品,以备走亲访友之需……
手中有权力 敛财有歪招
谢华民、罗瑞川等人为了兑现手中的权力,可谓是花样百出。
以药养“医”,肆意妄为。据有关办案人员介绍,2009年至2012年,原院长陈某某指使医院药剂科负责人吴某某、黄某某收受多家医药销售企业药品回扣234万余元,并安排财务人员符某专设医院小金库,以处理非正常财务支出,逃避监管,谋取利益。谢华民任院长后,要求黄某某每次都将收受的回扣款先交给自己,再由自己交给符某。一倒手,谢华民将近160万元回扣款装入私人腰包。
恃权贪利,操纵招标。谢华民任三附院院长后,长期插手医院基建工程、医疗设备、药品耗材等各领域的招标采购工作,不仅默许大量围标、串标行为,甚至还要求下属违规拆分项目、伪造招投标材料。在这一过程中,谢华民获得了巨额利益。
雁过拔毛,入股谋利。罗瑞川作为医院内工程建设领域的“专家”,长期负责龙溪院区基建、总务工作,总在经办工作中找到“商机”——
2005年,三附院门诊住院综合楼监理工程招标,罗瑞川向老同事林某提供有利于中标的关键信息,帮助林某所在公司顺利中标,中标金额约120万元,院方实际支付监理费约430万元,罗瑞川得到近30万元“好处费”。
2004年至2012年间,罗瑞川多次帮助曾某的设计公司中标三附院设计项目,罗瑞川得到3万元现金及手机一部。
2014年,医院食堂实行社会化经营,罗瑞川设法让医院出钱购置了食堂的全部设备,让张某彬负责承包,安排其弟罗某某投入近30万元参与食堂经营管理,轻松持有50%股份。2014年至2018年间,罗某某从食堂经营中获利约150万元。
学生“敬”老师 保姆式服务
谢华民上任院长后,下属阿谀奉承,不法商人老板趋炎附势,求职的、求关照的、求晋升的、想承接项目的、想销售医疗设备的……纷纷找上门来,无一例外地都给谢华民送了现金和高档礼品。
除了投其所好、送钱送物外,还有人主动提供“保姆式服务”来满足其虚荣心。广州某医疗器械有限公司法人代表朱某某曾是谢华民的学生,谢华民担任三附院院长后,朱某某主动包揽了谢华民家中的大小事务——
谢华民女儿出国读书、置业,朱某某多次送去钱物,并美其名曰为其“缓解压力”;谢华民女儿回国,朱某某提前订好机票;谢华民女儿毕业典礼,朱某某主动陪同其夫妇二人出国参加,安排好所有行程。
“甚至安排人每周定时向谢华民家配送新鲜蔬菜瓜果。”有关办案人员介绍,相应地,朱某某也包揽了同期三附院的多个医疗设备采购项目。
罗瑞川亦是如此。作为三附院基建、总务等重点领域的“把关人”,罗瑞川自然会得到工程老板的特殊照顾。张某彬就是经常“照顾”他的人之一。
除了日常的宴请、送钱、送物之外,张某彬经常邀罗瑞川的家人一起搞家庭聚餐,还自告奋勇当起了罗瑞川孩子的“人生导师”,建议孩子出国读书,并持续关心孩子在外国的生活。
为回报这样的“感情投资”,罗瑞川通过泄露标底、幕后操纵、伪造招投标文件等方式,帮助张某彬顺利承接项目,工程总造价约2.4亿元,罗瑞川直接受贿近70万元。
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广狼网 » 海珠区紫龙桑拿沐足

赞 (0)